• 无需注册及审核,发布直接上首页,现在就写日记吧!
  •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心情日记 > 心情随笔 > 文章内容

    心往深山里

    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1-10-10 阅读: 在线投稿
    住在拉路寺的喇嘛,那天第一次在陌生高原上的落寞寺庙外碰面,一问,才知道原来是上海人。 寺里没有人,香火也不是很旺,两人坐在庙门前的木头门槛上聊天。墙壁上有年代久远的壁画,色彩渐退但尚未剥落,描绘诸多林间动物,兔子、老虎、猴子、梅花鹿……趋于童话般单纯静谧的神话故事。嵌在土墙内的转经筒略显寥落,却自有一种端庄郑重的内在气质,有序排列如同一场仪式。屋后的经幡被吹的上下翻飞,山里的风有时候非常大,呼啦啦的声响也许就是这片僻静之地中的唯一灵动。他之前从未见过经幡,只觉得颜色好看,上面有奇特符号和图案,看到的形状也有很多,方形、角形、条形。不知道是何含义,仿佛是人与天与地的一种沟通。 聊起上海,喇嘛说,我离开那里很久了,再也没有回去过。 白天的光线十分强烈,紫外线很容易就把裸露出来的皮肤灼伤,变的刺痛红肿。天蓝的像是某种血液,粘稠、浓郁、纯粹,是这样原始无害让人无法自拔的色彩,也许只有在高原地带才能邂逅。阳光刺痛他的双眼,他把帽檐压的很低,脸上只有一团阴影。他开始收起手中的摄像机,专心听旁边的人说话。 寺庙曾在众多藏传佛教派系的争夺战乱中存留下来,喇嘛说自己的师傅在一年前的此刻圆寂,之后便不怎么见人,一个人专心修行。听说有上海的摄制组过来拍摄,才主动前来配合。他告诉喇嘛上海的变化,整个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地,不断的摧毁、重建,向边沿地带蔓延开去。地铁已经可以通向很远的地方。白天时还是那样嘈杂,汽车声、吵架声,轻轨列车在头顶发出沉闷的轰隆隆声响,唯独没有生活的声音,到处密集人群,人声鼎沸。夏天变得越来越热,高温度数难以置信。暴雨无常,有灾害的趋势,天气开始一天比一天诡异。住在偏远的城市一角,高新技术开发区,一到晚上那里就死一般的空落安静,好像只剩自己一个人,如同一座空城,即使走在马路中央也无人问津。两边的路灯发出昏黄的霓虹光,每次只身走到路口,清冷空气中,看着自己出租屋的方向,就觉得这完全属于一场自我的发配。人越多的城市越觉得孤独,他说。 天空中的大块云团快速移动,光线时明时悔。不多时便下起雨来,两人躲在屋内避雨,空气微凉,有香火焚烧后的氤氲气息,平淡不经意。喇嘛看着对面的大山深处说,你并非孤独,你只是寂寞。 孤独是一种非常高的境界,不需要接受任何人的认同,亦不需要怜悯,在事事中独行,在静默中实践。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,他的思想是自由的,他面对的是真正的自己,人类的思想一切都源与此。孤独者,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环境都能让自己平静,都能自得其乐。孤独者都是思想者。喧嚣里的独行客也是孤独的,但你不是。 门前有山,如同人间所有繁盛覆灭后的形状。山中的植物十分茂盛,阵雨停息后蒸腾出大团雾气悬浮于半山,仿佛漫游仙境。喇嘛告诉他,这就是自己甘愿停留下来的原因。十几年前,曾经在上海的一家国企担任过高管,后因激烈残酷的内部争斗,被排挤到边缘,郁郁不得志。后经活佛点化,毅然辞职,一个人千里迢迢来到高原上的沉寂大山里,一意修行。日子清贫,但过的闲雅自足。他还说,对面的山里有一池碧水,绝美隐匿的古老湖泊,湖水碧蓝澄澈,不敢亵渎。因为途中要翻越终年积雪的高海拔山头,所以鲜有人能够抵达,只有少数的当地人亲眼见到过,我见过几次,却不敢停留。 临走时,喇嘛从殿堂里的佛像下面取出一副护身符,送与他。嘱咐日后要忌贪嗔,多放生。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状态,回想起喇嘛说过七天七夜不进食只喝少量山泉水的残酷修行,无法想象如何抵挡来自躯体的折磨,而自己,又该怎样找到属于自我的圆满。或许,只有挑灯夜读,万事可忘,直到书写至结局才是出路。 时日无多,小说总该有结局。
    上一篇:去掉叶子的芹菜叫西芹 下一篇:消失不见

    相关阅读

    发表文章

    最新评论

    更多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